是日已過,命亦隨減,如少水魚,斯有何樂!大眾,當勤精進,如救頭燃,但念無常,慎勿放逸。

這是普賢菩薩所做的警眾偈,出家師父與佛子 們於晚課時,都要唱誦此偈。藉此提醒自己,一天又過去了,壽命也減少了一天,如水缸裏的魚一般,賴以活命的水又少了一些,有什麼樂趣呢?大眾應當努力精 進,無常到來如同火苗已經燒到頭上了,要抓緊時間用功,時時刻刻念著無常兩個字,千萬不可懈怠放逸!後學每於聽到或看到此警眾偈時,內心感觸良深。歲月的 刻痕警覺自己懈怠殷勤不足,蹉跎道業,增長緩緩,有愧佛恩與師恩。特書此文與諸佛子共相砥礪,自我鞭策,堅固心志,不耽道業,不枉人身難得,生正國中,亦 複難遭善知識之相遇,得聞佛法,乃至信解行證。

人之一期生死,不過是幾十個寒暑連綴而成, 像水流一般地逝去,佛說人命不可知在呼吸間。凡夫眾生樂處在六趣生死火宅不知出離,浸淫五欲,先受種種樂趣,然而苦樂相待,互為因果,後受種種苦惱;生老 病死,受種種苦,老則色衰,為病所困,形敗腐朽,猷如燈炷唯賴膏油,膏油既盡勢不久停,終將命休,壽命無常,為死所迫;更有貧窮苦痛、愛別離苦、怨憎會 苦、求不得苦,五陰熾盛苦。臘月三十到了,因被業報牽纏,還要去受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之苦。追逐於五欲之凡夫大眾,猶如日夜在迷夢之中,樂其所樂,哀哉!憫 哉!痛哉!這些種種的聲色貨利猶如宴安鴆毒,富貴繁華如鏡花水月,功名利祿如黃梁一夢;歌筵曼舞,酒闌人散,驚覺情景淒然,可曾閉目沉思,何處是安身立命 之處?《佛說無常經》卷1云:「大地及日月,時至皆歸盡;未曾有一事,不被無常吞。」佛眼憐見愚迷眾生,于無常謂常,于苦謂樂,於無我謂我,於不淨謂淨,是想顛倒、心顛倒、見顛倒,於無相而取其相。應世間眾生得度因緣成熟而示現於人間,不畏艱辛敷演正法眼藏,開示三乘法教,應不同根機,方便善巧教化眾生。

《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》卷1 善 男子!一切眾生從無始際,由有種種恩愛貪欲,故有輪回。若諸世界一切種性,卵生、胎生、濕生、化生,皆因淫欲而正性命,當知輪回愛為根本。由有諸欲助 發愛性,是故能令生死相續。欲因愛生,命因欲有。眾生愛命,還依欲本。愛欲為因,愛命為果。由於欲境,起諸違順。境背愛心而生憎嫉,造種種業。是故複生地 獄、餓鬼。知欲可厭,愛厭業道,舍惡樂善,複現天人。又知諸愛可厭惡故,棄愛樂舍,還滋愛本,便現有為增上善果。皆輪回故,不成聖道。是故眾生欲脫生死, 免諸輪回,先斷貪欲及除愛渴。

世尊開示,斷貪欲、除愛渴,是了脫生死,免 墮輪回之苦本因。凡夫眾生不知不解諸苦之實義,往往苦中作樂不以為苦,甚至視為生命過程之理所當然。三界中有八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會、愛別離、求不 得、五陰熾盛。或謂三苦:苦苦、壞苦、行苦。或謂一苦:五陰熾盛苦;八苦三苦皆由五陰熾盛苦故。行苦者,諸行無常,剎那變異,一切眾生之活動皆不離意識境 界故,因貪愛五陰而引發無明身口意行而有;唯除入無餘涅槃,斷除五蘊於三界中受用境界之貪愛,無明身口意行得滅,故不再生起貪愛希求、有所得之心行,則行 苦方得滅已。

五陰熾盛苦者,亦名五盛陰苦,乃執著於虛妄 五陰之色心為我,貪愛色心我、我所而生起追求欲樂之一切行,不如實知貪愛五陰我是流轉生死如旋火輪。換言之,五陰之我就是色身我及意識覺知心以見聞覺知為 我之分別我見。因此知道斷了系縛于五陰色心我之貪愛,即能滅苦。了知五陰無常,非常住法,是空相,而說五陰身本是苦,五陰無常、苦、空,故五陰非我。意識 覺知心能分別我、我所之一切境界法,沒有真實自性,是緣起法,是生滅法,是變異法,剎那相續變壞不停如瀑流,如潮汐,如燈焰,如種子,如浮云。愚夫卻於中 妄執為實有法,故於種種苦中不得出離。若要脫離于五陰在三界輪回之苦的修道正見,就是要證解五陰非我,五陰無我,也就是要斷除意識之分別我見。渴望真正拔 除此世界眾生所受的各種業報苦果而得解脫之真樂,唯有二種甘露法門能夠澆息此五陰熾盛的苦火──二乘菩提之解脫道,和第一義諦如來藏正法之佛菩提道。然而行苦與五陰熾盛苦,凡夫眾生外道皆所不知,唯真實證悟者方能知之。

末法之際,邪說充斥,眾說紛紜,眾生之信力、慧力、福德又普遍不足,修學佛道甚難,能信受了義如來藏正法者,萬中取一極為稀少,往往受諸大師邪見所惑,極難相應。或 有佛子一心向佛,雖精進不懈,無擇法眼故,被大師所誤導;或有佛子迷信崇拜名師之名聲,初學佛法而沒有智慧之緣故,落在名師崇拜的情結中;或有佛子受大師 情執系縛,受師徒情誼牽纏,亦不肯檢視其師之錯誤落處,一味護持。諸多學人無擇法眼,執著表相上徒眾巨萬、勢力強大,名聲廣大之「大師」,不肯起心探究三 乘菩提的真實義,那就不是有智慧真正在學佛的人,而成為迷信名師、隨眾攀緣的俗人了。名師大病,在於師心自用,不能克己,不能聽言。嗟乎!「大師」這名稱 害死多少人,「講經的法師、講經的座主」如是鋒頭又害死多少人!這欣羡處,就是生死輪回之路!

時至今日,更有愚夫愚婦被外來邪教──藏密 喇嘛教的神秘色彩所熒惑,陷入遠尊近卑,以為遠來的和尚會念經的迷思,不知背後最終目的是弘傳淫穢的雙身修法,又有多少無知婦女身心遭受巨創,家破人亡。 複以「即身成佛」之速成邪法誘惑無知學人,令喇嘛教信徒信受不疑,精進修行,浪擲錢財及光陰於喇嘛教之虛妄想所成之荒謬行門中。藏密喇嘛教為留 存於佛教之內,為擴大其勢力範圍對佛教鯨吞蠶食,不斷地吸取大量錢財,其邪惡的魔爪鋪天蓋地有計劃的向世界各地開展。而藏密喇嘛教竟是以「依止上師為主, 依佛為次」,不依顯教經典,依止鬼神化現之雙身佛,不依止顯教真正之佛,此顛倒之荒誕修法,焉能證得佛法?焉能成佛?喇嘛教所修成的佛其證量比上師低階, 這樣的學佛不是荒誕不經很可笑嗎?然而初機學佛法者,往往不知其謬,以為藏密喇嘛教真是佛所說法,遂跟隨藏密上師足後,漸漸深入喇嘛教之傷風敗俗、淫人妻 女、破毀重戒的邪淫的密教 法中,不知所學所修所證皆是外道輪回欲界之法。此乃佛教界之大危機,非眾生之福也,若不加以揭露扼阻,最後仍將重蹈古時天竺佛教被藏密喇嘛教從本質上滅亡 之覆轍;一切有心維護佛教正法,利益今時後世佛法學人之佛弟子,必為法義辨正竭盡全力,莫令喇嘛教邪師狡辯法義辨正為「顯密宗派門戶之爭」。

眾生有幸,值此末法之際,仍有大菩薩不捨悲願,不計個人名利毀譽,不受供養頂禮,不和錯說佛法的各大佛教團體和稀泥;帶領有緣佛子乘大法船,一心一意只為彰顯世尊正法,為今時後世有緣佛子留下一盞明燈,著書立說,拈提諸方,救護眾生回向正道。《大般涅槃經》卷23說: 「什麼緣故才能稱名善知識耶?能教眾生遠離十惡修行十善者,如法而說如說而行者,自修菩提亦能教人修行菩提,能教人信戒佈施多聞智慧者,口常宣說純善之 事,能度諸眾生生死大海,令諸眾生具足修得善法根本故。因為這樣親近善知識的緣故,所以有親證涅槃本際的因緣。」佛子依止真善知識傳授正統法教,一生道業 方可透露一線曙光。

佛子求道,或念佛求生淨土、或參禪求悟明心,雖發心而不切,雖修行而不勤,也念佛,也讀經,亦作佛事,亦行善;經本雖開,經文入眼,仍是心猿亂動;念珠方提,便覺意馬奔馳;貪瞋癡慢疑,樣樣皆不離,世緣難割捨、放不下;佛法名相,般般辯說,妄說禪理,荒唐可笑,全無工夫。更甚者對於出生五陰色心我、我所之根本因、一切萬法之主宰──入胎識如來妙心,不肯信受,百般懷疑。長沙和尚云:「學道之人不識真,只為從前認識神;無量劫來生死本,癡人認作本來人。」 彼等師徒四眾這樣悠悠忽忽,慢慢騰騰,圖個虛名,騙著自己,怎能出生死苦輪?怎能入毗盧性海?繼續在世間的生死海裏浮浮沉沉,頭出頭沒,不停的生死,永劫 無有出期。「精進」就是入道之門,懈怠就是退轉之路,韶光荏苒,諸佛子更應深自警惕,切莫浪擲生命,法身慧命將何所託付?如若因循複因循,遷延複遷延,青 春易過,白髮催人,未見自性彌陀,先逢閻老,那時欲修不得,後悔嫌遲。

《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》卷535:「修諸善法如救頭燃。」《生經》卷4:「吾為菩薩,勤苦如是,精進不懈,以經道故,不惜軀命,積功累德無央數劫,乃得佛道。汝等精勤無得放逸,無得懈怠,斷除六情如救頭燃,心無所著當如飛鳥游於虛空。
南無 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 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 平實菩薩摩訶薩

by   http://blog.youthwant.com.tw/FK1955/1013/56/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towegi 的頭像
witowegi

witowegi

witowe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